您现在的位置:    网站首页 > 动态 > 散文游记 >

又见邵伯湖

  来到邵伯湖时,已接近傍晚4点了。站在运河天桥上凭栏西望,历经千年风雨洗礼的邵伯湖,在霞光的映照下,俨然一位慈祥的老人,静静地躺在修长的大运河身边。落日早已失去熠熠的光辉,悬在咫尺高的湖面上,圆溜溜,红彤彤,与水中的倒影浑然一体,仿佛一枚倒挂着的感叹号,在骄傲地诉说着邵伯湖千百年的绰约风姿,又像一支粘着水面通体透明的巨烛,划破了古运河千帆过尽的沉寂。

  上次来邵伯湖已是十年前的事了。那是个晚上,酒足饭饱之后,路过古运河边,粗略眺望了一眼暮色下的邵伯湖,几乎未曾留下一丝印象。此后的十年间,畅游邵伯湖的计划一直耿耿于怀。

  沿着弧形的天桥向下俯冲,一路向北,来到湖边。贴着湖的堤岸,时而前行,时而驻足观赏。如果不是一路上有人擦肩而过,我是根本体会不到人在湖边徜徉的感觉。据说,邵伯湖有十公里之长,水面又宽阔,沙鸥翔集、白鹭翻飞。此刻的我,真想幻化成一只雄鹰,与晚霞落日来一次美丽的邂逅,营造出一幅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绝妙画面。湖面是那么开阔,湖水是那么清洌,我索性蹲下身子,平视浩渺无际的湖面,夕阳斜射,水面波光粼粼,这种美妙的感受也只有白居易《暮江吟》中的“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”两句诗,能够作出最生动的描绘。

  夕阳伴着睡意,慢慢进入梦乡,天色逐渐黯淡下来,偶尔看得见几盏渔火朦胧于淡淡的雾气里,随晚风轻轻摇曳。原先水天相接的地方,也不像刚才那般轮廓分明,远处的树木、房屋,仿佛变成了连绵不断的小山丘,依稀可见,整个邵伯湖成了一幅刚刚被水浸泡过的水墨画,越发变得模糊起来。

  秋季的邵伯湖是平静的、温驯的,展示出一幅与人友好共处的和谐画面。然而,湖水也有爆发强悍生命力的时候。据说,每至春夏季节,湖水上涨,再赶上阴风怒号的日子,邵伯湖会像一头发疯的雄狮,掀起滔天巨浪,阻绝南来北往的船只。从前曾听爷爷讲过,他年轻时关于邵伯湖的一段往事。那次,他们几位生产队员去高邮装农资,途经邵伯湖,以前没有天气预报,全靠看云识天气,哪晓得天有不测风云,他们的帆船驶进邵伯湖未多久,老天突然变脸,风起云涌。爷爷经验丰富,果断通知舵手立刻扭转航向,往岸边靠拢。所有船员火速降帆,操起十多米长的毛竹篙子,兵分两路,拼命朝岸边撑去。当航船距离岸边不足50米远的时候,整个邵伯湖上开始汹涌澎湃。要不是马不停蹄,爷爷他们怎么说也躲不过这场劫难。讲这故事的时候,看得出爷爷仍心有余悸。

  湖水清澈,水草密布,虾肥鱼美,吸引来了八方游客。闻名遐迩的邵伯龙虾节,便是邵伯人打出来的一手致富好牌。运河岸边那一排排大大小小的龙虾馆不下数十家,虽说现在客少人稀,但从那金碧辉煌的店面,足以想象出龙虾节时那番客聚如潮、一桌难求的繁闹景象。

  邵伯湖与京杭大运河比邻而居,一个显得壮硕,一个生得高俊,千百年来朝夕相处,情同手足。站在邵伯湖宽阔坚实的大堤上,只要来一个“向后转”,眼前便是奔腾不息的大运河了。

  说来也巧,一声粗壮的汽笛声打破了我的思绪,莫非运河船闸现在准备开闸了?赶紧迈步上前,站到了正对闸门的天桥中央。果然不出所料,看,狭长的船闸像浑厚的咽喉,吞噬着分两路停泊的等待过闸的驳船,每艘船都装载着沉重的货物,把船身压得低得不能再低。左右两扇闸门死死地吻合在一起,形成一个温柔的大写字母W。忽然间,紧闭的闸门露出了一条细缝,透出一点亮光,渐渐地,缝隙愈来愈大,光线也愈来愈亮,两面扇形闸门在动力牵引下,被缓缓地推向岸边,彻头彻尾埋进了属于它的窝里,宛如一位巨人收敛起雄健的双臂,整个闸道像刚刚被刀切过一样。水面初平,驳船开足马力,齐头并进,船闸浑厚的咽喉仿佛渐渐松了口气。

  无论是“夕照邵伯湖”,还是难得一见的“船过运河闸”,本应是运河人家享有的独特风景,今天居然让我修来了美妙的机遇,不知是老天对我的恩赐,还是时间的误会呢?


景区最大日承载量:8万人次  瞬时承载量:2万人次  停车位:458个  咨询电话:0514-85335168  投诉电话:0514-85335178  救援电话:0514-86783800

版权所有 扬州邵伯湖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备:苏ICP备17075449号-1
地址: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邵伯镇诚意路2号 邮政编码:225261 传真:0514-85335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