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   网站首页 > 邵伯概况 > 邵伯文化 >

邵伯概况 / 邵伯文化

        千年流淌的运河,不仅使邵伯成为重要的南北商品物资的集散、交易地,也使邵伯成为了多样文化的交流、传承地。邵伯的文化因其独特的地理优势,而呈现出多样化、历史感和包容性。

        水工文化。列入中国大运河遗产名录的“明清大运河故道”、邵伯古堤、邵伯码头、淮扬运河江都段等,近现代的民国船闸、新中国成立后陆续建成通航的邵伯三线船闸,无不体现了人利用自然、战胜自然的成果。

        码头文化。穿梭在大运河上的船只,不仅运送着各样货物,还运载着南来北往的文人墨客、名流高士,他们留下了上百首吟咏邵伯的诗篇词章,如宋代的孙觉、苏轼、苏辙、黄庭坚、秦观、张耒、张舜民在斗野亭七贤唱和佳话,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《过邵伯镇》,明代著名文士欧大任的《邵伯堰》、李东阳的《夜过邵伯湖》,清顺治时期的吏部侍郎、翰林院学士彭孙、刑部尚书王士桢,清代著名戏曲《桃花扇》作者孔尚任、明代《西游记》作者吴承恩等都曾在邵伯题词留赋,就连诗书皆长的乾隆皇帝也留下了多个吟咏邵伯的诗篇。正是这一座座码头让钟灵毓秀的邵伯得以展现于世人面前。这些文人高士在邵伯留下的诗篇也滋养、激励着邵伯人崇文尚学,仅清代邵伯有史可稽者的进士就达20余人,如翰林院编修蒋继轼、四部尚书及总理各国事务的全权大臣董恂、山东道御史徐元亮、同举进士的徐元亮和徐元方弟兄,现代的中科院院士徐芝纶、动物研究所所长陈桢、航天工业部研究员徐兰如,著名国画家刘力上、姚兆明、阎松文,翻译家阎童,清史学家、档案学家陈捷先等等,人文鼎盛如昔。

        漕运文化。明清时期,邵伯既是运河线上的漕运咽喉,又是苏北重要的粮食集散地,水运事业相当发达,每年约有300多万石漕粮过境。清乾隆年间,江南运往北京的白粮(供皇室御用的粳、糯米)均集中邵伯,打包北上;山东、河南、淮北的大豆和里下河地区的稻麦也在邵伯集散,当时邵伯镇上的邵伯划子不下百余艘,因货物搬运需要人力,时称“搬运脚班”,按街面作业地段,分“三坝五巷口”,各自经营,人数多达200余人。清光绪二十四年(1898),镇江至青浦江客运轮船通航,邵伯设轮埠,脚班除搬运货物外,还帮商旅代搬行李。在繁盛漕运的带动下,以船民为销售对象的油麻、钉铁、柳器、铁匠店达百家以上。杂货、绸布、药材、钱庄、当铺、客栈、酒楼、浴室也应运而生,且各业俱荣,不仅为当地群众服务,更主要的是为过往船民与客商服务。

        宗教文化。南来北往的商旅多、诉求异,也带来了宗教信仰的多样化。自晋代建梵行寺始,至民国35年(1946),全镇有67座寺、庙、庵、观等,如甘棠庙、来鹤寺、大悲阁、泰山行宫、罗令祠、多宝院、如来庵、百子堂、北济孤坛、清真寺等。其中来鹤寺殿宇辉煌、高大雄伟,寺舍4进100余间,后周显德五年(958)世宗征淮南,驻跸于此,宋代苏轼为千斤大钟撰钟铭,清代成亲五书大雄宝殿“月明古寺客初到,雷满空庭鹤未归”楹联;宝公寺为扬州古刹,寺楼藏有经、律、论6737卷,为寺之珍宝。邵伯的包容性使得佛教、道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伊斯兰教都曾落地传播。

        民俗文化。无论是春节、中秋节等传统节日,还是婚嫁、丧葬、生子、庆寿、建房等事宜,邵伯都有自己特定的风俗。此外,邵伯还有如行业习俗的鲁班会(木工行业)、雷祖会(粮食业)、老君会(铁匠业)、药王会(药店)、关帝会(布业)、罗祖会(理发业)、大王会(船业)等,由各行各业按各自习俗组织相应的祭拜活动;庙会习俗如东岳会(农历三月二十八)、城隍会(清明、七月半、十月初一)、都天会(农历五月十八)、观音会(农历六月十九)等。庙会之日,寺庙香烟缭绕,善男信女烧香拜神,络绎不绝。由此也衍生出常用于庙会游街的“邵伯锣鼓小牌子”,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;被列入江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《露筋娘娘的传说》。

        美食文化。勤劳智慧的邵伯人根据当地的物产制出了味道独特的邵伯美食,古有邵伯焖鱼,今有邵伯龙虾,此外还有邵伯湖鲜、邵伯香肠、昭关熏鹅、邵伯老菱等也都享誉四方。尤其是邵伯龙虾,已经成为吸引大江南北食客游人的一块金字招牌。为此,我镇亦已成功举办了十七届“扬州邵伯湖旅游龙虾节”。

      景区最大日承载量:8万人次  瞬时承载量:2万人次  停车位:458个  咨询电话:0514-85335168  投诉电话:0514-85335178  救援电话:0514-86783800

      版权所有 扬州邵伯湖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备:苏ICP备17075449号-1
      地址: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邵伯镇诚意路2号 邮政编码:225261 传真:0514-85335152